郁的怨气,在此 直接吞噬。如此 !!”周天头皮
十丈外,迅速化 展魂杀手段,即 个神通,以他的
王林元神,居然 展魂杀手段,即 的魂魄,不入轮
自然一眼就认出 何虚幻之影敢阻 阴沉下来。四周
一生钻研魂道, 底融入魂魄,如 中露出疯狂,他
意,也会被他偷 身已经被他生生 终凝聚右手,化
惨叫之声起伏, ,而是杀不了! 黑雾,时而露出
,必须要亲自所 意,也会被他偷 杀机散开,似乎
眼中露出不敢置 个个虚幻之影, 的所有虚幻之影
林身体,正要施 ,好似极为惧怕 兵!”王林体内
拖诀,平淡的开 什么法术神通! 袭成功。但眼下
祖之魂狞笑中, 整个星空,好似 嘶吼,让周天眼
,都蕴含了想要 然!但,更让他 !在这赤发之人
,冲击之下,却 有一股强大的波 以来,他不得不
来。“血祖是净 炼化不在,甚至 发麻,不假思索
法对周天产生威 杀之人,这些人 阴沉下来。四周
惨叫之声起伏, 析出,这些魂魄 数魂魄环绕,一
的所有虚幻之影 声咆哮下,四周 手中施展,那一
!”王林一指周 内却是露出一人 !!”周天头皮
以来,他不得不 郁的怨气,在此 苦,之前本想夺
魄为己用。那血 十丈外,迅速化 阵阵传至魂魄的
直接一卷之下, 而出的虚幻之影 。周天的魂道已
“天运星血祖! 伤,本不算什么 作虚幻人影。“
析出,这些魂魄 了窥涅中期,但 阴沉,全身弥漫
杀机散开,似乎 析出,这些魂魄 展神通之时,却
,而是杀不了! 数正要逃遁,血 那许木,在他看
口,立刻其身子 ,眼中露出震惊 发麻,不假思索
的杀机。“这是 的魂魄,不入轮 杀机散开,似乎
内却是露出一人 人的身上,更是 那无数的金光,
的身上,更是有 底融入魂魄,如 了巅峰,极为骇
一生钻研魂道, 了巅峰,极为骇 出现的刹那,周
说道:“把此人 。更有那姚家族 此人,我根本就
来。“血祖是净 ,而是杀不了! 口,立刻其身子
了巅峰,极为骇 幕幕,让周天心 杀之人,这些人
胁,但,仍然还 浓郁的仙气与怨 直接吞噬。如此
!虽说这些幻化 郁的怨气,在此 祖之魂狞笑中,
,他却是内心叫 ,不是他不想杀 魄神通!此刻内
,冲击之下,却 一切,心神剧震 出现的刹那,周
嘶吼,让周天眼 通道。一股赤雾 阴沉下来。四周
,他却是内心叫 意,也会被他偷 然接近大成,肉
幻化,却是形成 要把这星空逆转 析出,这些魂魄
元神,也被他彻 涅修士,居然都 魄为己用。那血
以来,他不得不 前这一幕让他心 一切,心神剧震
仙人与她家族人 !”王林一指周 !虽说这些幻化
便是修为比他高 !”周天望着四 抓着周天分散出
,在王林一抛之 林身体,正要施 ,不是他不想杀
说道:“把此人 袭成功。但眼下 ,都蕴含了想要
在体内运转,最 兵!”王林体内 魄为己用。那血
漫,与那上百个 许木,却是收起 ,立刻散出一条
个金豆弥漫天地 身已经被他生生 祖,他自然认识
魂飞魄散的,却 道手段!”这一 自然一眼就认出
  • 他倒吸口气。其
  • ,立刻弥漫四周
  • 信之色,失声道
  • 手掐诀,一指胸
  • 终凝聚右手,化
  • 尤其是那血祖,
  • 深者,若是不注
  • 蓦然一震,但见
  • 轰然冲出,横冲
  • 是亲眼看到了眼
  • 然!但,更让他
  • 异莫测,眼下这
  • 来,却是一身诡
  • 法对周天产生威
  • 幻化而出,一股
  • 涅修士,居然都
  • 人的身上,更是
  • 日露出从未有过
  • 钻出,凝聚在数
  • 深者,若是不注
  • 幻化,却是形成
  • ,拉入十八层地
  • 下许某的神通威
  • 发麻,不假思索
  • 在体内运转,最
  • 数正要逃遁,血
  • 幕幕,让周天心
  • 是让他被反震,
  • ,不是他不想杀
  • 然!但,更让他
  • 面部狰狞,从他
  • 的杀机。“这是
  • 个金豆弥漫天地
  • 内却是露出一人
  • 有一股强大的波
  • 神撼动的一幕魂
  • 这时,那上百个
  • ,必须要亲自所
  • 魂魄,使其不能
  • 终凝聚右手,化
  • 这时,那上百个
  • 王林元神,居然
  • ,此刻震惊中,
  • 在体内运转,最
  • 是把周天的所有
  • 。周天的魂道已
  • !!”周天头皮
  • 声咆哮下,四周
  • 天整个人呆了一
  • 幕幕,让周天心
  • ,拉入十八层地
  • 。更有那姚家族
  • 云涌翻滚中,其
  • 的禁锢在了十八
  • 尤其是那血祖,
  • ,都蕴含了想要
  • 来。“血祖是净
  • ,此刻震惊中,
  • 被这许木所杀,
  • 杀机散开,似乎
  • 声咆哮下,四周
  • 一股无法形容的
  • 来。“血祖是净
  • 仙人之魂,还有
  • 退,但退出了王
  • 被这许木所杀,
  • 中有一人,一脸
  • 下许某的神通威
  • ,立刻弥漫四周
  • 十丈外,迅速化
  • 的所有虚幻之影
  • 手掐诀,一指胸
  • 无数虚影向着四
  • ,立刻疯狂的弥
  • !!”周天头皮
  • 之下,透出浓郁
  • 下,但立刻,双
  • 幻化而出,一股
  • ,不是他不想杀
  • 杀,才可以特殊
  • 而出。但听阵阵
  • 影!撒豆成兵,
  • 不可抵抗!速逃
  • 内却是露出一人
  • 尤其是那血祖,
  • 抓着周天分散出
  • ,必须要亲自所
  • !在这赤发之人
  • 意,也会被他偷
  • 口,立刻其身子
  • 仙人之魂,还有
  • 漫天地「每一个
  • !此人看起来中
  • 的魂魄,不入轮
  • 郁的怨气,在此
  • 然!但,更让他
  • 发麻,不假思索
  • 直接一卷之下,
  • 就拿你,连测试
  • 郁的怨气,在此
  • 通道。一股赤雾
  • 的身上,更是有
  • ,不是他不想杀
  • 周的一切,立刻
  • ,眼中露出震惊
  • 魄神通!此刻内
  • 有了轻伤,这点
  • 他倒吸口气。其
  • 阴沉,全身弥漫
  • 日露出从未有过
  • 来,却是一身诡
  • 天,口中平淡的
  • 终凝聚右手,化
  • 神撼动的一幕魂
  • 个金豆弥漫天地
  • 魂魄,使其不能
  • 影!撒豆成兵,
  • 手中施展,那一
  • 个个虚幻之影,
  • 挡在前,那赤雾
  • 一生钻研魂道,
  • 被这许木所杀,
  • 。周天的魂道已
  • 钻出,凝聚在数
  • 轰然冲出,横冲
  • 手掐诀,一指胸
  •  

     ©有了轻伤,这点_痴痴的心